首页电商界 > —正文
这个平台已经成为地下产业和媒体的帮凶:披露个人信息应被列为重罪。
2020-11-10 20:20:23

光明日报11月10日电近日,媒体报道,在公安部的净网际2020运作中,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摧毁了提供网上诈骗、赌博等即时通讯工具的平台--孝果平台,以抓捕84名犯罪嫌疑人,查处各类网络诈骗案件1300多起,涉及金额超过5000万元。

他说:利用个人资料进行诈骗、勒索、赌博、伤害及其他罪行,已成为近年这类罪行的主要特点。在相当数量的此类犯罪中,掌握个人信息已成为犯罪行为的前提,也是犯罪公司化和组织化实施的基本出发点。这些个人信息,在大数据时代,不仅限于姓名、性别、年龄、地址等基本信息,还包括个人行踪、行为和独特的生理和生物学特征等信息。正是个人信息的泄露导致犯罪行为人捏造了一个根据受害人的全面信息难以理解的故事,从而达到了犯罪的目的。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许多北京人(或许还有北京以外的人)收到了一些来自中东一些国家的电话号码,在那里,来电者可以准确地呼叫来电者的名字,并编造医疗保险账单的故事。据接到此类电话的人士称,其中一些人没有医疗费用账单问题,但他们最近确实有登录到注册平台注册自己或其他人的经验。由此可见,这些有组织的犯罪行为人已经准确掌握了大量的个人相关信息,只有诊断与后续处理环节,才能完成故事的闭环。

在前网络时代,个人信息的巨大价值还没有显现出来。在工业启动器中,电话亭里的黄页本里几乎有所有电话号码拥有者姓名和地址的字母顺序信息,这些信息在当时充其量为产品营销提供了部分便利。然而,进入大数据时代,个体的基本身份信息加上其行为轨迹特征,即使不依靠算法的帮助,仅凭一般的生活常识,也能大致透视一个人的行为偏好乃至性格特征考虑到电话的使用成本和地址的位置只是表明家庭可能的收入水平,互联网的不准确营销成本更高,客观上也降低了这些个人基本信息的使用价值。其中大部分是个人隐私信息的公开和透明,不仅给个人带来了各种意想不到的风险,也增加了整个社会运行的风险和成本。

一些国家开始采取更严格的措施保护个人信息,特别是生理和生物信息,这也是风险和代价。一些国家甚至禁止向公众分发黄页书和相应的广告行为,并将泄露个人信息的犯罪升级为重罪,以惩罚他们。在大数据时代,在个人信息价值突出的时代,有必要将个人信息的披露通过大规模买卖归类为重罪(何有明)。

内容来自光明日报。